诊锁界

Hi, 请登录

“团长”袁林天:以二十年坚持,叩开儿牙教育大门



本篇为诊锁界针对“医生群体开诊所”特撰专栏

『医生创业者说』的第一篇




对于袁林天来说,目标与价值早已不在于自己的获益,而在于如何更有效地帮助他人。

作为医者,他对自己的小患者们报以爱心与耐心;作为学者,他深耕钻研,力求突破;背负着诸多角色的他,更想在儿童口腔教育事业中发挥自己的全部力量,以创造利于人民、利于行业的最大价值。

本文来源:诊锁界

作者:天相







在西安儿童口腔行业,有一个“会唱歌的牙医爷爷”深受小朋友喜爱,他就是袁林天教授,曾经的他,是部队师级干部、第四军医大学的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准备将毕生都奉献给儿童口腔医学。


为了让孩子们能够更好地看牙,在近半百之年,他放弃了安稳的职位与响亮的头衔,离开了服务了近二十年的部队和三甲医院,毅然选择自己去创办一家儿童口腔专科门诊。


袁林天儿童口腔医院在2017年正式营业,一个专家型医生自己出来创业,一办就是一栋两千平的儿童口腔医院,袁教授为此吃了不少苦头。



脱下军装对我来说比后来的一切都难”对于军人出身的袁林天来说,最难的开始是脱下军装,这身军装,既是二十年来日夜伴随的岁月缩影,也是党与国家培养他的见证。


“当时刚出来什么都不懂,也没有认识什么人,搞市场、搞运营、搞营销、搞装修,什么的都一窍不通,当时加上我跟三个刚毕业的小护士,只有四个人,我们没有办公室,只能在咖啡厅办公,光诊疗场地和器械,就花光了自己几十年的积蓄,后来是朋友那里借钱,借到办公室,情况才有所好转。”


不仅如此,各种审批手续、检查,都让袁林天感到负任蒙劳:“当时整晚整晚的睡不着,甚至有点畏惧,但幸好有家人的支持。”


2017年5月1日,是袁林天儿童口腔门诊正式营业的日子,那天袁林天总算松了口气。


面对“创业初心”这个问题,袁林天告诉诊锁界:“四医大(第四军医大学,现改名为空军军医大学)在儿童口腔上技术很高,影响力很足,专家人才也很充裕,但尽管如此,很多老百姓看病仍然挂不上号,即使我是口腔医学博士,是教授,如果没有能为老百姓看病,又有什么价值呢?”





袁林天与儿童口腔医学渊源颇深,在读硕士时,他选择口腔医学方向,但当时并没无儿童口腔这一分支,相比于发达国家,当时的儿童口腔医学还是一块荒地,无论是教育普及,技术条件,人才培养方面都相去甚远。


时代推移,随生活水平的不断上升,居民对牙齿健康的关注逐步升高,儿童龋齿确诊率也在上升,我国《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报告》显示,在10年之间,我国5岁儿童乳牙患龋率从66%上升至71.9%,在患龋的5岁儿童中平均龋齿颗数达4颗,但由于重视度不高以及儿童口腔行业专业人才不足的情况,治疗率仅为4.1%。


到底是袁林天在等待着儿童口腔,还是儿童口腔正在等待袁林天,也许仍然很难回答。


直到袁林天攻读博士时,在文玲英教授——“中国儿童口腔医学第一人”的引导下,袁林天才踏入了儿牙的新大陆。儿牙这片土地,一踏,就是二十年。



袁林天说:“我对一万米宽,一米深的事不上心,我想做一米宽,一万米深的事。”30余篇国内源期刊论文,3篇国际期刊文章,2篇被SCI引用,荣获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一项临床高新课题、一项陕西省自然科学基金资助……


凭借高超的技术以及他为小患者全心全意的付出,袁林天迅速在西安赢得了宝妈家长的信任,袁林天这个名字也与儿童口腔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他的口腔门诊就升级成为了口腔医院。


“升级成医院不是为了名号更响亮,只有达到医院级别才能用更多先进的技术,更好的给孩子们提供治疗。”


到现在,袁林天儿童口腔医院从一开始的1台牙科治疗椅,到现在的建筑面积达2000㎡,有21台牙科治疗椅,6台单价上百万的激光去龋仪器,并集结了一批以医学硕士、博士为主的年轻医生团队及原第四军医大学的骨干专家们,一起在儿童口腔这条道路上耕耘。



“现在不光是医生团队,我们医院的护士们,都是本科,在民营医院行业里,我们的护理人员学历水平也是领先的。”袁林天自豪的说。


袁林天对部队的情愫体现在了团队的管理上,他不喜欢别人叫他“老板”之类的称呼,更喜欢叫“团长”,他喜欢《亮剑》,更多是其中的“亮剑精神”,他希望与自己的团队同进退,攻克艰难,更希望让愿意跟随他的年轻人们生活、成长得更好。


“团队在我心里的分量不亚于我的病人,他们愿意跟随我,是相信我,我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要让他们高高兴兴地工作,也让他们在将来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时至今日,在中国顶级期刊数据库中对儿童口腔进行检索,展现包括案例,研究在内的文献量不过3200余数,在口腔人才方面,尽管受医疗人才培养体系的改革催动,但直到2018年,我国口腔类执业医师只有16.4万人,至今在儿童口腔教育这一领域,高教研修成人继教也仅是零布点点星火,难以赴继。


医院的发展如日中天,每天来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但袁林天对此并不满足,不是因为门店规模不够大,连锁数量不够多,是他在思考:袁林天一个人,一天只能看20个病人,病人很多,他今年已五十多岁,一辈子能帮助多少人?他有双手与智慧,要怎么存留下来,利用起来呢?


“教育,唯有搞医疗教育才能强医疗、延续医疗。”他心里的答案如此。


2017年至今,他大大小小进行了三百多场公开课以及演讲,仅2019年一整年,他就奔赴全国各地,进行了50多场公开课,每天结束后都累的倒头就睡,但他依然坚持去做。



当下的民营儿童口腔行业刚刚起步,一名儿童口腔医生需要长期的培养,而基层医生更是缺乏这样的培养,没有几家民营医疗机构愿意自掏腰包去做这样的事,但袁林天愿意。截至2018年,已经有55名基层医生在袁林天儿童口腔医院进修拿到了结业证书。


“我不想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老去,我本可以做更多有价值的事,我们花钱办峰会,办论坛,为的是教别人技术,告诉别人我自己的理念,我如何以爱与耐心与自己的病人交流,这样我不单单帮助了医生们,更通过我帮助的医生帮助了其他人,我的价值也能够实现了,我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


现在,袁林天已经不仅仅是一位每天要做好几台手术的医生,同时也是斑斓会(中国儿童口腔产业联盟)的会长,他想通过斑斓会这样的平台,去让儿童口腔教育在行业里更多地被了解,同时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经过这三年经营下来我也意识到,在经营一家民营医院的过程中,各种人才都不可或缺,医疗行业中,最核心的就是医疗人才,细分到民营口腔医疗行业更是稀缺,尤其在儿童口腔方面,相关的人才更为稀少。”


对于一个儿童口腔医生来说,光有技术远远不够,因为他要面对的病人是孩子们,对待孩子要有足够的耐心与爱心,技术也许花时间就可以学会,但这样的品格却不行。”袁林天一边指着房间里裱起来的四个大字——“医者佛心”一边说。


袁林天的军人精神,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让他与传统创办民营医院的“商人”这一概念不沾边,他的医院开了分店,对于连锁并不感兴趣的他来说,开分店的理由,一是人才足够,第二点还是他常常挂在口边的——都是为了孩子。


“高新区到我这里来,来回两个多小时,孩子们的时间多金贵啊,耽误不得,把新门店开到高新,主要出于这样的考虑。”



时至今日,袁林天的团队已有近80人,他依然在坚持发光发热,初心不改,为让老百姓更好的看牙,在未来,他的终极目标是创办一所医科大学,让儿童口腔医学这门学科有更多人才投身进来。


他现在正在同汉中一所职业学院进行交流,先将儿童口腔医学这一学科开展起来,以小班模式专授儿童口腔为主,在西安医学专科学校,他也会作为老师去讲课。



“我们国家在医疗教育上十分欠缺,医疗人才也远远不够,医者应该以帮助更多人为己任,看病是一方面,教育也是一种方法,我愿意用余生的时间与毕生所有的积蓄去办一所医科大学,这是强我国医疗的唯一途径,医疗教育强大,国家医疗才会强大。”


医创者简介


袁林天教授

袁林天儿童口腔医院创办人兼院长;医学博士;

原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学院儿童口腔科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

中国儿童口腔产业联盟斑斓会会长;中华口腔医学会会员 ;




//来源:诊锁界  //作者:天相 Drscoolest014

//视觉:文昌  //编辑:太白(lzxx12580)

 慎重声明:本文内容为诊锁界原创专栏,仅供业内学习交流,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联系编辑。


活动前瞻


- 推荐阅读 -


如何才能让儿牙教育更加普及

欢迎留言讨论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第三届中国诊博会

为儿童口腔行业加油♥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诊锁界

相关推荐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