诊锁界

Hi, 请登录

揭秘“神医”李跃华:自称“治愈”15人,6人呈阳性住院,诊所注册资本10元

image.png


新冠肺炎期间,不少民间“神医”活跃在大众面前,因为不肯去医院的退休厅官陈某,牵出一位饱受争议的“神医”李跃华。

李跃华自1月22日起陆续收治疑似新冠状病毒肺炎病人15余例,媒体追踪显示其中至少6人阳性住院,加上卫计委一纸《调查报告》,让李跃华跌落神坛。我们剥离出媒体关于李跃华较为真实的报道,看看这位民间“神医”在疫情防控期间的作为。

来源:诊锁界综合整理

因为一个不坐公务车不肯去医院的厅官陈某,牵出了一个无证“神医”李跃华。

由于曾为新冠患者、湖北省司法厅原副厅长陈某采用“穴位注射治疗”,并向卫健委、金银谭医院“请战”,汉阳区爱因思中医专科门诊部的医生李跃华受到大众关注。

近日,沸沸扬扬的“民间医生”李跃华事件又有了新进展。据封面新闻调查,李跃华称“治愈”的15例中,有6例经武汉大排查后住院、4例处于密切观察。此前该15位患者问诊时均未新冠病毒感染确诊。

1.jpg

(图片来自百度地图)

1

《调查报告》:涉嫌非法行医

澎湃新闻报道,在一份网传的《关于对李跃华、张胜兵治疗新冠肺炎等相关情况的调查报告》截图中,湖北省卫计委综合监管局在报告内表示,李跃华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医师执业资格证书;诊所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连续两年未按期校验。


2.jpg

《调查报告》首先揭露了李跃华的医师执业证书疑点重重。调查人员发现,李跃华出示的《医师执业证书》的编码不符合目前国家编码规则,相关医师资格管理信息系统和医师名单中均未有其姓名。李跃华在接受武汉市汉阳区卫生健康局执法人员调查时,承认未取得《医师执业证书》。

李跃华在接受调查时所出示的《医师执业证书》于2004年签发,执业地点为武汉长城医院。据记者在国家卫健委全国医疗机构查询系统中检索“武汉长城医院”,显示未查询到符合条件的医疗机构。

对此李跃华3月2日发文表示,“回到地方上以后,主要在民营医药企业和医院任职和行医,所以错过了办证的机会”,为了在新冠疫情期间进入小区上门治疗,“只得拿出这个假证才能通行,是不得已而为之。”

其次,其所任职的汉阳爱因思中医专科门诊部也存在问题。天眼查信息显示,汉阳区爱因思中医专科门诊部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为10元,李跃华为唯一股东,登记机关为十里工商所,经营范围包括内科、中医科(针灸科、推拿科、康复科)。

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有效期自2017年1月4日至2022年1月3日,登记发证机关为汉阳区卫生健康局。然而,2019年1月至今,该医疗机构未按规定进行定期校验。

浙江地区某律师向记者介绍,由于《调查报告》信息量太小,细节未披露,目前无法得出法律结论。但是,其行为可能涉嫌非法行医等,具体定性要等相关部门的调查结论。

仅依据此份《调查报告》观测,目前相关部门应该掌握、归纳了一定事实,后续应该要继续分部门进行调查,具体可能会涉及刑事、民事、医事以及当前疫情下的政府管控规则等方面。

2

“神医”治疗手段惹争议

3月2日下午,李跃华疑在腾讯新闻App内实名认证一账户,并发文回应称,“如果按照调查报告那样对我,我全错。但是我二十年研究,获得专利,确实治愈了众多患者,而且完全可能为新冠肺炎患者带来新的希望。”

李跃华还表示,盼望卫健委方面“为我这样的医者提供政策帮助,给我们生存的空间,搭建进入一线的绿色通道。”


3.jpg

在此事件中,李跃华在治疗时采用的所谓自创发明的“自体疫苗”也引发关注。

2020年1月29日,李跃华接到陈某某求医电话后,1月30日到武昌区陈某某住处,为陈某某夫妇及儿子3人注射了自己带去的针剂——苯酚(微量)。

李跃华称,“穴位注射治疗”源于自己在2004年发明的一种穴位注射剂,治疗感冒、口唇疱疹、带状疱疹、手足口病等病毒性疾病疗效甚佳,该注射剂在2011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4.jpg


在专利的说明书中提到,(穴位注射剂中)苯酚的含量非常少,并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通过注射,激发穴位原本具有的功能,使其强化,增强疗效,可以治愈多种目前不能治愈的疾病,除了疼痛外并不存在什么副作用。

但该注射材料未取得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许可,且其中苯酚本身还是一种风险较高的有毒化学物质。科学资料显示,苯酚(Phenol,C6H5OH)是一种具有特殊气味的无色针状晶体,有毒,是生产某些树脂、杀菌剂、防腐剂以及药物(如阿司匹林)的重要原料。

2017年10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公布的致癌物清单初步整理参考,苯酚在3类致癌物清单中。

一位从事化学专业的研究人员向记者表示,“纯苯酚是有毒的,万分之五的苯酚毒性弱很多,但对人体长期影响比较难判断。而正常药物是不会使用单一成分,都须经历合成,毒性被中和后,才开展生物体实验。”

值得注意的是,这项有毒害的化学物质居然获得了《发明专利证书》。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查询平台,李跃华的专利2011年11月23日生效,目前案件状态为“专利权维持”。


5.jpg

▲当地电视台对李跃华“穴位注射”的报道截图


《调查报告》也表示,“建议有关部门审查李跃华持有发明专利的详细情况。”截至目前,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权威机构和专业人士不止一次申明,应对新冠肺炎并没有特效药,任何一种疗法都需要经过科学严谨的医学论证。

上海九泽律师事务所黄戈律师表示关注此事已久,他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调查报告中未阐述李跃华所诊治患者的诊效情况。若其诊治真的有效,也应该予以关注。”

3

“自体疫苗”疗效几何?

陈某并不是李跃华接诊的第一位新冠病患。根据李跃华在爱因思中医专科门诊部公众号发布的文章,该门诊自1月22日起陆续收治疑似新冠状病毒肺炎病人10余例。病人来源有两个途径,一是自行上门请求治疗;二是经熟人介绍而来。

对于该疗法的试验情况,李跃华提到,“我在申请专利以前已经自己身上做了多次安全性试验及疗效试验,也有在10多名志愿者身上验证了安全性,后治疗了成千上万的病人,没有一个有不良反应。”据李跃华称,自己还曾在埃博拉病毒,禽流感疫情发生时“到处推广、请战”,并无回信。


6.png

图片来源:李跃华个人微信号文章截图


2月27日,有网友在微博上分享了接受李跃华治疗的经历。陈越表示,自己是看了网上的新闻和李跃华的治疗视频,才知道了这个人,随后带着一种求证的心态找到了李跃华。

陈越自己并没有感染新冠肺炎,他接受注射的目的是预防感染。包括陈越在内,他们一行有四人接受了李跃华的预防性注射治疗。“对于李跃华所说的医学原理,我是门外汉,哪怕到现在可能都不是完全清楚他的医学原理。从联系上他到接受注射,完全是因为我作为医疗行业从业者,出现了这样一种技术,我想去一探究竟。”陈越说。

按照李跃华对陈越所说,穴位注射治疗,是在颈部前后左右四个穴位进行注射。如果目的是预防,则只需注射一次,如果已经感染,就需要按疗程进行注射治疗。关于治疗原理,李跃华首先强调的是安全性。

“李跃华称,苯酚在胰岛素中也有,所以控制好剂量的话,苯酚对身体的伤害应该不会很大。第二个是有效性,将药物注射到对的穴位,药物会自己去到病灶。这个说法国内外其实也普遍存在。”陈越回忆说。


7.jpg

曾接受李跃华注射的市民。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陈越自己也是身在武汉的志愿者,向火神山医院及协和医院都运送过物资。那次治疗,李跃华并没有收取费用,而是接受了陈越等人捐赠的一些防护物资。

对于李跃华的治疗,陈越说道:“我还是将疗效放在第一位,如果通过我的案例能证实这个注射是否有效,也是很好的一件事……如果是假的、是骗子的话,也为新冠肺炎患者排雷了。”

但对于此次风波中的前司法厅副厅长陈某及其妻子、儿子的治疗,李跃华在2月18日表示,陈某和其儿子已经2次复查阴性,陈某妻子第二次复查阳性,已被送到医院。

李跃华称,经过第一次穴位注射治疗,患病家庭内的父亲和女儿都退烧,也无不适;但母亲第一天退烧,第二天又开始发烧,体温在37.5-39℃波动,又“继续穴位注射治疗五天”,仍有发烧;后给予输液消炎治疗,次日开始退烧。

李跃华表示,由于条件所限,汉阳爱因思中医专科门诊部不能检测病毒的种类,不能测量治疗前、中、后期的病毒数量,因此不能拿出此方法杀灭病毒的直接证据。

在另一篇题为《假说 苯酚可以抗病毒》的文章中,李跃华还提到,取患者少量标本如疣体或血液与苯酚混合,制作成特异性治疗性疫苗,从而治愈该患者。不过,李跃华也承认,该方法治疗病毒性疾病“只是一种假设”。

3月3日,封面新闻最新消息,根据李跃华提供的“治愈”患者名单15人中的12人逐一进行采访。初步梳理结果为,在接受李跃华治疗前,他们均未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接受李跃华的穴位注射苯酚后,在武汉全市大排查中,至少6人核酸检测呈阳性而住院,另外至少有4人仍在隔离观察中。

4

个体诊所受政策和市场引导变革

近年来,随着社会办医制度的大放开,体制内医生都有了新的想法,开办诊所也成为了更多医师的新选择。但是,在关于个体诊所的报道中,无证行医、不规范治疗等引起的意外事件时有发生。诊所为何总是引发医疗问题?

江苏地区一名民营诊所的管理人介绍道,个体诊所位于整个医疗体系的末端。民营诊所起步之初很难,门槛高、投入大、回报周期长且难管理。一旦后期资金流扩大,运营风险又会增加。

“同时,与公立医院一样,民营诊所也存在设备更换、人才培养、医院管理等方面难题。尽管近些年监管层面也在管控民营医院,但效果不大。”

谈到个体小型诊所的规范管理,其表示,“发达地区管理这些民营诊所相对来说会容易很多,但对于小地方而言,违规、违法的民营诊所是历史问题,很难做到一刀切,也容易引起群体性事件。现在很多民营诊所游走在合法与不合法之间,不过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些民营诊所应该会逐渐被市场淘汰。”

对此问题,上海九泽律师事务所黄戈律师也表示,“当前,我国非法经营的小诊所肯定是存在的,也有不少像李跃华这样游离在法律之外的‘民间医生’,相关部门对于他们的治理确实存在难度。一些偏远地区的民间医生确实缓解了病患痛楚,倘若将他们一棒子打死,会损害病人利益。但是,放宽管理规则又会给江湖骗子有机可乘。”

他同时补充道,“我国对于医生和医疗机构的还是有严格的法律规定。即,医生从医必须经过严格培训,必须执证上岗。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同时,相关诊所需要根据有关规定取得相关证件,且按规定定期接受检查。”

2019年5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国家医保局制定《关于开展促进诊所发展试点的意见》,提出在十大城市试点,将诊所设置审批改为备案制管理。2019年版《基本诊所标准》出炉,将医生开诊所的标准提高为主治医师,从源头上严格了准入的资质,在一定程度上有利行医规范和保障医疗质量。

8.png

对于此政策,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诊所设置由审批改为备案制管理,无疑将有效释放巨大能量,使更多有资质的医生从此有望拥有私人诊所,私人诊所未来也有望成为基层医疗的主要形式,但医疗安全、医疗质量、医疗服务水平和口碑,仍然直接影响着居民的就诊渠道选择,毕竟“大家都是用脚投票的”。

结束语.png


相关报道▼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来源:诊锁界综合整理自 国家金融报/财经天下/封面新闻/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姜弋/黄华

//编辑:太白(lzxx12580)

❖ 慎重声明:内容仅供学习交流,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联系编辑。



相关推荐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