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文章正文

张强、怡禾、丁香……多家知名诊所拟关停首家门店

资讯 2022年10月12日 20:58 28097 玉衡

“战略撤退”,“壮士断腕”,“规律使然”,重资产布局线下医疗的传统,或许需要变一变了。
来源:诊锁界综合整理
编辑:太白



01关店,"疫情帮我们做决定”




10月11日,医疗媒体“医学界”发布了关于张强医生计划停止单独运营旗下杭州首家思俊外科诊所的消息,有消息称此后将迁址与未来医生门诊部(原企鹅杏仁)共同运营;这一天,也是知名儿科大V裴洪岗医生创立的首家怡禾佳门诊正式停业的日子。


图源:怡禾医疗

在两个月前(8月22日),丁香园旗下首家丁香诊所杭州滨江店也宣布关闭,后续将转由嘉会医疗团队提供医疗服务,其开发的丁香云诊所SaaS系统客户也转接给邻家好医旗下若邻云诊所运营。
2022下半年,民营医疗的风云依旧变幻难测。以上所述,一个是在国内医生集团“大红大紫”之下尝试开设独立医疗机构的代表,一个是公立医院辞职、自带诸多患者与流量的知名医生办诊所代表,一个是国内互联网医疗公司从线上切入线下开设的首家线下医疗门店。3家医疗机构陆续做出战略调整,或许对社会办医行业和医疗创业者而言,都带有行业风向意义和时代警醒。

业内人士指出,以上各家机构的“战略调整”原因各有千秋,但都令人感到遗憾。

据界面新闻消息,张强医生集团旗下的“杭州思俊外科诊所”计划租期结束后从原址搬离,与杭州未来医生门诊部(原企鹅杏仁)联合运营。

据医学界报道,张强医生表示“第一家线下机构被我们视作‘长子’,寄予厚望,但可能出现投资过多、规模偏大、使用空间过低等问题,因此运营效率较低。砍掉这样的重资产,属于战略调整,旨在实现资金再分配。”张强介绍说,新冠疫情也是触动集团近期加速调整的原因之一。[1]


受限于创业初期对市场和运营缺乏足够认知,大多数资本型、医生创业型的第一家线下门店都面临张强医生提到的几个问题,选址、功能区设置、人群精准度、坪效等运营问题


而怡禾诊所首家门诊位于深圳福田车公庙,2018年开业仅5个月就实现了盈亏平衡,之后怡禾门诊采取“客户(粉丝)在哪里,门店就在哪里”的方针,稳扎稳打在深圳、广州、成都共开了4家门店。2022年在当地疫情反复、出诊受限,儿科常见病门诊大幅度下降的双重压力下,首家门店难以为继只得转换策略、关停合并。


曾以为医疗服务行业最艰难的是2020年,当时疫情“重灾区”诊所甚至连续停诊持续9个月之久,诊锁界也曾报道在2020年前5个月,诊所倒闭数量超过2019年全年的数额。

但疫情之初大部分机构现金流充足,医疗投融资也相对活跃,解封后门诊量回暖迅速。如今而言,“发热、干咳、咽痛、腹泻”等十大新冠症状不得接诊、异地就医限制成为对基层诊所、品牌专科诊所冲击最大的因素。根据天眼查数据库,2021年与“医院”相关的工商企业吊销注销达6676家,注销量比2020年增长80%以上。

除了思俊外科诊所、怡禾门诊、丁香诊所之外,传统全科、儿科等偏向综合类的机构反馈并不算好,少部分特色专科,如疤痕皮肤科、泌尿生殖诊所也受到异地就医的冲击门诊量锐减,还有大批养生保健机构、美容院等非医疗机构也并不算好过,更重资产的一级、二级民营医院也出现了大量转手的情况。

依赖区位资产、重度人力投入的传统诊疗服务模式,在当下难以回避的成本面前面临严峻考验。正如张强医生所言,医保支付受限制、自身没特色,附近又有公立医院,患者为什么要找你?新冠疫情只是把这层纸更快捅破了” [3]


02生存,战略转移,转向何方?




“在人员抽调支援防疫、日常支出增加、常见病诊疗下降的情况下,找到新的项目或补贴,保证门诊现金流是最关键的。”有社区卫生站负责人向诊锁界表示,他所在的机构通过承接政府与街道的新冠核酸采样服务,拥有了许多门诊到店的自然流量,通过设计一些医疗服务包,在妇科疾病、肠道疾病早筛上实现了一定量的转化。

门店营收结构转型也是许多机构在疫情下积极求生的探索。最早定位于社区全科医疗的青岛博厚医疗,在疫情期间将目光放在社区慢病项目、老年护理、居家医疗、理疗康复等业务。数据显示,基层医疗慢病管理病人的年付费可以达到7000-8000元,服务年限在27年左右。
博厚慧慈医疗创始人阎红慧女士曾在采访中表示基层医疗的患者就医,存在不连续、不精准,看病效率低的痛点,“我们只需要服务好周边2公里到3公里的3万居民,经营就不会太差。”
最初定位儿科、成人常见病为主的成都安德全科门诊,在疫情前就确定了医疗产品化的主打方向,在常见疾病诊疗受到影响后,安德团队将重心迁移到“儿童生长发育、轻医美、儿童口腔”等次专科,并与川渝地区多家公立、私立医疗机构合作输出儿童生长发育管理项目。
安德全科联合创始人钟鹏认为,“跳出诊所看诊所,比看业内更重要,从需求出发重新搭配供给,才能让我们走出这次生死劫”。
张强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表示,“关店的问题已经纠结了一年,但今年疫情帮我们下定了决心,中国非公医疗的重资产模式将会面临挑战,在政策走向变化之下,轻资产发展调整更容易应对。”[3]目前医生集团打算以轻资产方式来运作,即当地医疗机构提供门店、设备等“硬件”,医生集团负责提供医护、医技人才等“软件”的形式开展。[1]

疫情对全球、对人类都是一场大考,即便作为与患者最亲密、与救死扶伤最比肩的群体,医疗服务机构本身也面临着诸多意料之外和现实和解。有人用“戴着口罩跑马拉松”形容当下的处境,也有如怡禾门诊的医生一般决绝“我们这是壮士断臂,但壮士断臂了也还是壮士啊。


本文参考资料:
1.医学界,燕小六,《独家 | 张强医生拟关停首家线下诊所》
2.怡禾医疗,王卉,《佳佳,再见了》
3.财经大健康,凌馨,《张强,绝大部分医生不适合创业》


/  END  /


// 本文来源:诊锁界综合整理

// 编辑:太白

 慎重声明:本文内容仅供学习交流,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图中图片基于CC0协议,已获取授权,如有疑问请联系编辑。




/   2022第四届诊博会  /




欢迎留言区讨论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2022诊博会微官网,了解更多大会内容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诊锁界

发表评论

诊锁界Copyright ©诊锁界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16085361号 Z-BlogPHP强力驱动 商务合作:天市 198 6770 2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