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文章正文

UHS环球健康:十年心血被豪门收购,他欲“复仇”,却把医院做到全美第二!

资讯 2019年06月17日 10:56 1516 玉衡

微信图片_20190704131354.jpg

导语:“头部玩家”向来各有特色,在美国医疗业界,相比独占龙头、风生水起的HCA(美国医院公司),和改革开放同龄、如今稳居第二的医疗集团——环球健康(Universal Health Services,UHS)更注重稳中求胜,业绩长青,很值得国内同行研究和学习。



在美国医疗业界,除了HCA(美国医院公司),有另一家名字张扬、业绩长青、在中国略显低调但值得研究和学习的医院集团——环球健康(Universal Health Services,UHS)


环球健康成立于1979年,比HCA晚11年,至今已有40年历史。与HCA上市后多次私有化再IPO的经历相比,环球健康1981年上市后一直保持着平稳的发展状态,业绩非常稳定,得到投资机构和媒体的认可。


根据2018年报,环球健康2018年总营收107.7亿美元、净利润7.79亿美元、总床位近3万张。环球健康的主要业务包括两大部分:

 急性照护医疗(acute care facilities),主要包括分布在美国的26家住院型急性照护医院、9家独立急诊机构、6家门诊机构及1家手术医院;

 行为健康照护机构(behavioral health care facilities),包括分布在美国、英国和波多黎各的324家住院机构和21家门诊机构。

2018年,环球健康总营收中约53%来自急性照护医疗板块、47%来自行为健康照护板块。从市值角度,环球健康是仅次于HCA的全美第二大上市医院集团(2018年6月7日,HCA市值440亿美元、环球健康市值112亿美元),市值略逊爱尔眼科(2018年6月7日市值870亿人民币);从行为健康医疗服务角度,环球健康是此领域全美最大医疗服务提供商,比中国同行康宁医院(2120.HK)(2018年总营收8.51亿港币、最近市值31.7亿港币)规模大很多。


环球健康除自身独立高效运行并颇具规模外,还有一个值得关注和研究的关联机构:Universal Health Realty Income Trust(UHT)。UHT是脱胎于环球健康的医养REITs,也是美国资本市场第一家医养REITs。时至今日,环球健康依然持有UHT 5.73%股权,为其第三大股东,环球健康董事长兼任UHT董事长,两个公司间存在持续关联交易。从这个看似不复杂的案例,可以较好理解美国医养REITs起源、以及医养REITs与医院集团间的依存关系。


环球健康对很多中国读者而言也许不那么熟悉,但细究其里,环球健康有很多亮点,值得中国从业者研习揣摩。

微信图片_20190704131359.png


01

发展历史:

初出茅庐创奇收,连环并购稳中求


环球健康(UHS)是与中国改革开放同时代起源和发展的美国医疗产业领先机构。


1979年,环球健康创立,总部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King of Prussia。当年,环球健康进入美国西部的拉斯维加斯,收购了Valley Hospital,这家医院成为环球健康体系内最早医院,环球健康借此进入发展中的内华达州东南部市场。环球健康一问世就出手不凡,当年营收达3090万美元,按现下汇率折合人民币约2亿人民币。


创立2年后,1981年,高速发展的环球健康IPO,并受到资本市场认可。上市当年,环球健康总营收约1.2亿美金。


1982年,环球健康进行了一次颇有产业意义的收购:从Stewards基金会处收购了5家医院。这是全美第一个营利性机构从非营利宗教组织处收购医院的案例


1983年,环球健康以1.16亿美元价格收购Qualicare, Inc.,资产包包括:11家急性照护医院(acute care hospital)和4家行为健康医院(behavioral health hospital)。通过此次收购,环球健康开始进入精神卫生医疗保健市场,并最终成为美国此细分领域规模最大机构。


环球健康虽然是新兴医疗机构,但其在内部医务管理上做得非常好,这为其在产业变革到来时提供发展契机。1984年,美国联邦医保(Medicare)进行医保付费机制改革,开始引入DRGs制度。这种按病种付费和控费的医保制度让很多管理粗放的医院经受经营压力,但环球健康这样管理良好的机构,则不受负面影响,借势继续高速增长。到1985年,环球健康年营收历史上首次达到5亿美元。


1986年,如本文开篇所提及,环球健康分离物业资产创立Universal Health Realty Income Trust(UHT),这是美国医养产业首支REITs。


1991年,环球健康年营收首超10亿美元,上市挂牌平台由NASDAQ转为纽交所。


1994年,作为环球健康下属医疗机构管理水平和医疗品质的象征,Inland Valley Medical Center被现代医疗健康(Modern Healthcare)杂志评选为全美百家顶级医院之一。


1997年,环球健康收购乔治华盛顿大学医院( George WashingtonUniversity Hospital)80%权益。在外延并购扩张同时,环球健康在内部引入卓越服务(Service Excellence)项目,致力患者优先的制度和文化建设。

微信图片_20190704131407.jpg


2007年,环球健康设立新事业平台——UHS发展公司(UHS Development Company, Inc.),致力以更低成本帮助同业建设更高品质医院。


2008年,环球健康年营收达到50亿美元。


2010年,环球健康以31亿美元价格协议收购Psychiatric Solutions, Inc.,这是全美最大的行为健康运营商之一,在全美94处机构拥有合计1.1万张床位,市场占有率约19%。经此收购,环球健康所拥有的行为健康板块床位数翻倍,成为美国顶级精神卫生医疗服务提供商。

微信图片_20190704131411.jpg


2013年,作为环球健康医院管理品质得到业界认可的另一标志性事件:环球健康下属48家医疗机构,包括43家行为健康机构和5家急性照护医院,被联合委员会( Joint Commission,是中国业界比较熟悉的“JCI”的美国本宗)认定为2012核心质量评估顶级机构(Top Performer on Key Quality Measures® for 2012)。其中,有16家属连续第二年进入此名单。此评比环球健康比较重视,之后连续几年都有参加。


2014年,环球健康以3.35亿美元价格收购英国15家住院型行为健康医院和2家护理院,总床位数743张。同期,环球健康股票被列入标普500指数。


2015年,环球健康继续加大在英国的收购步伐,以1.48亿美元价格从PE机构手中收购中低端精神卫生服务机构 Alpha Hospitals Holdings Limited,为行为健康业务英国板块再添加4家医院和350张床。


2018年,环球健康继续英国扩张步伐,收购Danshell Group,在英国医疗资产再添加25家聚焦学习障碍和自闭症的医疗机构。


经过多年发展,环球健康已成年营业额过百亿美元的财富五百强公司,收获无数荣誉。环球健康虽然规模上比HCA小很多,但其多年发展过程非常稳健,没有大的负面新闻,也没有让投资人惊讶的运作发生,主流媒体华尔街日报将环球健康评为十年周期最佳表现健保企业,对上市公司而言,这应是来自资本市场的权威赞誉。


02

创始人及交接:

十年辛苦一朝殁,父子传薪再启程


环球健康创立不凡、发展优秀而稳健,背后是其至今仍任董事长和CEO的创始人Alan B. Miller。而Miller创立环球健康的背后,是医疗产业界的一段豪门恩怨,和一个中年男人的产业情结。


1937年8月,Alan B. Miller出生于纽约的布鲁克林地区。年轻时的Miller应该是个品学兼优的青年,运动方面很积极,擅长篮球,高中时其篮球队曾获纽约市篮球冠军(1954年)。Miller上学时即勤工俭学,课后兼职杂货店送货员,这应该是其最早的商业训练和实践。


Miller大学毕业于著名的文理学院——威廉与玛丽学院(College of William & Mary),后又在MBA名校沃顿商学院攻读MBA。Miller医疗产业生涯与沃顿颇有关系。


Miller早年值得关注的另一段人生经历是参军,相信美军大熔炉给了Miller非常好的组织、领导和执行训练。


Miller最早职业生涯开始于广告业,表现优秀,成为全美最大广告公司之一的Young & Rubicam最年轻副总裁。


1969年,32岁时,Miller的沃顿室友找到他,谋划一起做一番新的事业,医疗!Miller决定离开广告业,与室友一起创立一个名字大气的新公司——美国医疗公司(American Medicorp)。新公司计划在医疗产业高成长区域,如加州、内华达、德克萨斯和佛罗里达等,建设私立医院。这些聚焦的区域,解释了环球健康在创立之初为何将第一家收购医院落户在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


1973年,创业四年后,American Medicorp遇到财务困难,Miller的合伙人离开了公司。Miller出任公司CEO,独撑危局,带领公司度过了难关,引起了业界关注。出名之后带来的并非都是好事情,American Medicorp被当时已上市十年的哈门那盯上。1978年,哈门那对American Medicorp发起了敌意收购。Miller作为创始人和CEO虽然反抗哈门那收购,并抬高了哈门那的收购价格,但无法避免被吞并的最终结局。收购American Medicorp成功,是哈门那发展历史上重要事件,哈门那规模因此翻了一番,并为哈门那1980年代成为全球最大医院公司奠定基础。这段历史,在《美国康复产业观察(五):哈门那(HUMANA)》中有提及。


可以想象,充满精英情结的Miller并不甘心其创立并十年心血浇筑的American Medicorp被哈门那夺去。有资料提及,Miller从American Medicorp退出的第二天,就发起设立名字更大气的环球健康(Universal Health Services),Miller自己和团队出资75万美元,并吸引风险投资320万美元。

微信图片_20190704131415.jpg

(Alan B. Miller,与环球健康最早核心团队)


正因为有American Medicorp十年经验打下的产业基础,以及Alan B. Miller作为产业精英、运动员、退役军人对被迫退出American Medicorp的不忿,环球健康从创立开始就蓄积奇气、高歌猛进,最早18个月即拥有运营4家医院并受托管理另2家医院。


环球健康创立40年,已是财富五百强公司,并广受尊敬。Alan B. Miller亦在位四十年,至今82岁高龄,依然任环球健康董事长和CEO,个人也收获荣誉无数。当年收购American Medicorp的哈门那,其两位创始人一位1991年过世,另一位应该也早已退隐,不知Alan B. Miller面对哈门那时,是否已意气稍平?


当被媒体问及是什么让环球健康与众不同时,Alan回答:“我们负有使命,我们坚定在工作中贯彻执行我们的使命,日复一日。我们致力提供高品质的医疗健康服务,并让所有利益相关者受益,这其中,患者利益是我们最优先的关切,一向如此!


Alan B. Miller在位四十年,虽然看起来依然精神,但早已开始了交接安排。Alan B. Miller的接班人是其子——Marc D. Miller。


Marc D. Miller应该出生在1970年。大学毕业后,Marc先在咨询行业取得了最初的工作经验。2000年,Marc回归医院事业,进入环球健康,最初5年主要在急性照护医疗板块各岗位任职。2005年Marc成为公司副总裁、2006年Marc成为公司董事,开始进入公司核心管理层。2009年,Marc任公司总裁,在公开职位上成为环球健康第二号人物。除环球健康外,Marc还在2008年进入Universal Health Realty Income Trust(UHT)的受托人董事会。

微信图片_20190704131422.jpg


2017年,Miller父子二人接受《老板(BOSS)》杂志专访,并登上杂志封面。Marc在采访中提及:“成长过程中我通过父亲浸淫医疗保健事业。……在我父亲领导下,环球健康成功定义和实施商业策略,并保持聚焦患者优先,这是很让人激励的故事。”看得出,Marc至今仍笼罩在父亲光环下,其父完全退位后,环球健康才会真正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与HCA创始人家族虽依然持有HCA 20%股权、但逐步淡出核心管理不同,环球健康前四大股东不见Miller、但Miller父子依然是环球健康管理运营的最核心,这应该看做资本市场和机构投资人对Miller的最佳赞誉和认可吧。


03

战略与业务:

秉承初心布战局,风浪潮中向天游


Alan B. Miller强调环球健康是家有“使命”的公司。公司年报中,环球健康开篇阐明自身使命在于:

提供超级品质医疗健康服务,以使:

 患者推荐给家人和朋友;

 医师愿意推荐给患者;

 支付方愿意为客户选择;

 雇员引以为豪;

 投资人可寻求长期回报。


基于这样的使命,环球健康致力于:

❶ 卓越服务

 以可衡量方式持续进步

 员工发展

 有道德伦理、公平对待所有人

 团队合作

 同情心

 服务可及性不断创新


在商业战略方面,环球健康认为以社区为基础的医院是医疗服务网络的基本节点,倡导为公司和医院进行自我决策的运营哲学。

具体而言,环球健康通过如下三方面战略实现公司成长:


❶ 更多医院:通过收购、新建或租赁方式,环球健康有选择地寻找可扩大医院网络的机会。环球健康致力于围绕核心业务的有理性增长,同时牢记已运营医院的使命并服务好社区。这样的扩张让环球健康进入新市场和具备新的医疗服务能力;


 已有医院和服务运营提升:环球健康努力通过引入新服务、提升现有服务、医师招聘及财务和运营管控等方式,提升已有医院的营收和盈利空间。环球健康为提升现存医院的运营水平持续不断努力,并不时向主管机关提出医疗服务增项申请;


 服务品质和效率:美国医疗体系整体支出偏高,有控费的需求和趋势,支付方要求尽量门诊治疗、减少住院。环球健康回应这一趋势,增加门诊服务。另外,为回应成本管控压力,环球健康持续推动可提高财务表现和效率的项目,但同时,继续致力提供高品质医疗。


环球健康强调医院运营,但从表面数据看,其运营效率应还有很大提升空间。从床位占用率这一核心指标看,环球健康急性照护医院板块近五年床位占用率60%左右,逐年小幅提升;行为健康板块,床位占用率75%左右,近五年变化不大。HCA近五年床位占用率57%左右,环球健康数据稍好。而温州康宁2018和2017的床位使用率都高于80%,忽略大的外部市场因素,看起来中国同业此运营数据稍好。


环球健康的收入来源和支付方包括:健康险公司(包括管理式医疗计划)联邦政府(Medicare项目)州政府(Medicaid项目)患者自己付费


环球健康所有成本支出中,约一半用于人工费用,其中,2018年急性照护板块人工支出占板块总收入约42%、行为健康板块人工支出占板块总收入约52%。可以看到行为健康板块对人力资源依赖程度更高、投入也更多


医疗是高监管、高风险行业,环球健康虽然看起来管理得不错,但也不能排除政府监管和民事诉讼风险。根据公司年报和有关报道,环球健康面临来自美国多个政府部门(包括联邦健康和人力服务部、司法部、医保局/CMS)的调查或处罚,也有针对公司的各类型诉讼,包括因公司上市地位而引发的股东诉讼。对于美国医疗上市公司而言,除了死亡和交税之外,诉讼也是永恒之事吧。

微信图片_20190704131427.jpg


04

兄弟公司UHT

首支医疗REITs


环球健康作为医疗上市集团很特殊的一点在于:其有一家分立三十多年依然关系紧密的关联公司——Universal Health Realty Income Trust(UHT)


UHT看起来不是很大,其2018年营收7621万美元、净利润2420万美元,2019年6月7日市值11.5亿美元,与环球健康及REITs同业HCP比,体量和市值都比较小,这不影响UHT在美国医养REITs业界受到尊重。


UHT诞生于1986年,属环球健康剥离其医疗物业并单独上市的产物。这是美国第一支医养REITs,比另一支性质类似的斗牛士(Ventas)医疗信托(1998年从另一家医院上市集团Vencor剥离,在《美国康复产业观察(一):金德里德保健》文中有提及)早12年诞生。更重要的是,UHT从诞生之日起,业绩一直很稳定,多年给投资人提供稳定投资回报,从而赢得投资人认可。UHT不仅因第一支医养REITs有其历史地位,更因其持续稳定分红,在最终业绩说话的投资人眼里:小而美!


UHT业绩稳定,与环球健康业绩稳定相呼应。UHT不仅脱胎于环球健康,时至今日依然有30%左右营收来自环球健康,二者还拥有共同的核心领导:Alan B. Miller。二者风格和气质上有些近似,很可以理解。


根据公司年报,截止2019年2月底,UHT在全美20个州持有69宗不动产投资,具体如下:

❶ 6宗医院物业,包括3宗急性期照护医院物业、1宗康复医院物业、2宗亚急性期医院物业;

 55宗医疗办公物业;

 4宗独立急诊物业;

 4宗学前儿童照护中心。

需要特别关注的是,3宗急性期照护医院运营方即为环球健康;另外,还有18宗医院办公物业/独立急诊物业的出租方全部或部分为环球健康。环球健康2018年总计为UHT提供了约30%总营收,其中三家急性期医院租赁,环球健康向UHT支付了年租金约1100万美元。环球健康之于UHT,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UHT与环球健康的特别关系还表现在:UHT的所有高管都来自环球健康。这些高管一般不在UHT领取日常薪酬,而以限制性股票形式进行年度绩效激励。


作为一项基础性制度安排, UHT与环球健康从1986年起就签有顾问协议(advisory agreement)。根据该顾问协议,环球健康有义务为UHT提出投资建议、谋取投资机会、提供日常管理支持等。环球健康与UHT间所有交易都需要得到与环球健康无关联的独立受托人同意。UHT按所投资物业价值的0.7%给环球健康计提顾问费,2018年此费用高达380万美元。顾问协议中原约定投资回报超过15%,将给环球健康计提激励费用,但看起来门槛过高、不好实现(2018年未实现)、从而无实际意义,顾问协议2019年续签时,取消了上述激励制度安排。


UHT有其他两家租赁方值得关注:2宗亚急性照护医院物业承租方为金德里德保健,1宗康复医院物业承租方为康博恩,都是《美国康复产业观察》中提到的美国顶级康复集团。这样一些业内领先医疗集团作为承租方,从侧面一定程度说明了UHT的物业品质和管理水平。


UHT不只是美国第一支医养REITs,也不只是长期持续分红,从UHT与环球健康关系来看,UHT本身亦是医院上市公司顺应时势的创新产物,值得研究。UHT虽依托UHS诞生和持续存在,属环球健康关联实体,但通过精巧的制度设计和公开的信息披露,二者既相互依存又相对独立,并行不悖、相映生辉。

微信图片_20190704131432.jpg


 05

 案例思考


 医院评估和管理:从环球健康案例中可以看到,环球健康下属医院管理水平不错,重要的外部证明是各类评比成绩,而这些评比一般需要丰富的医院管理指标作为评价体系依托。环球健康本身战略中亦提到,以“可衡量(measurable)”方式持续改进。医院是一个相对复杂的管理体系,医院管理既存在管理方法、指标、体系等“术”层面问题,也存在“为何而医”、“为谁而医”等价值观层面、或“道”层面的问题。在美国的上市医院集团,如HCA和环球健康,看起来对这些问题已有相对协调的解决。而中国的医院,就整体而言,应该需要学习和提高的,还有很多。


❷ 创始人积累:环球健康的创始人,Alan B. Miller,在创立环球健康前经历丰富,擅长运动、名校毕业、参军经历、其他产业光辉打工生涯、医疗产业前期稍曲折但最终算成功的一次创业经历等,堪称美国偶像版创业原型。环球健康和UHT这么多年总体辉煌而稳健的发展,背后无疑是Alan B. Miller个人,并有其之前全部积累作为基础。华为案例亦然。任正非创立华为前,人生经历和沉淀已相当丰富,早年困苦、部队经历、学毛标兵、国企做生意失败经历等,这些都给其后来创立和发展华为打下坚实的个人沉淀基础。大楼越高、地基越深,新兴企业要稳健行远,需要核心创始人深刻的人生维度做支持。


 法律与金融创造:UHT与Ventas都属于从上市医院集团中分离出来的医疗REITs。在REITs风潮下,医养REITs也次第出现,成为REITs产业重要细分方向。可以想象,在美国医养REITs的制度底层,是清晰的物业产权制度;以此为基础,可以有很多制度创新。很多年前,就有人在知名媒体撰文,讨论美国纽约、英国伦敦之所以成为全球金融中心,除其他因素外,案例法的法律体系是其制度基础。而中国的创新环境和产品,特别是依托产业的金融产品,特别是如果期望这些产品能长盛不败、而非昙花一现,需要坚实的底层法律制度和法治信仰与文化。


环球健康从市值和美誉度角度,是美国第二大上市医院集团,其多年稳健发展经验,值得深入学习。环球健康值得关注的一个特殊方面是其REITs关联实体——UHT,本文已做重点介绍。UHT作为美国第一支医养REITs,有其产业意义和地位,从美国REITs产业观察角度,本篇亦可命名为《美国医养REITs观察(二):UHT》。

微信图片_20190704131436.jpg


Note:

❶ 站在中国看美国,难免如雾里看花,错漏难免。欢迎同道朋友来函批评、指正和交流;

❷ 感谢境外友人帮忙查找有关资料;

 本文完稿于2019年6月11日。

微信图片_20190612093421.png

//本文来源:璞公英  作者:王广英

//编辑:太白

 慎重声明:本文仅供学习交流,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添加诊锁君微信:chainclinic,加入中国新型诊所交流社群。


诊锁界

中国新型诊所管理咨询服务平台

添加诊锁君微信:chainclinic

诊锁君二维码2.jpg


标签: 案例

发表评论

诊锁界Copyright ©诊锁界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16085361号 Z-BlogPHP强力驱动 商务合作:天市 198 6770 2384